2021高考成绩查询几点开放广东省成人高考考试时间2021新一卷英语范文

随后,6月份高考刚完,特别能折腾的卫鑫,立马派人搜集全国考卷,修订“五三”,再度印刷,要把当年的高考题,放进当年的教辅里去。要知道,10多年以后的新东方、好未来,都是等门户网站成熟了,才开始派名师第一时间解读高考真题。

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,这句话用在卫鑫身上非常合适。因为他人生的初期,的确非常得平淡且无奇。

这时候,放眼整个年代,也只有他敢拍着胸脯讲,自家做的是一本紧跟当下、实打实可以帮学生提分的教辅了。

新课标的教材,如雨后春笋一样地冒出来,跟着,有一本教材,就有一本对应的教辅;而各省分开出题,几个省即便用的是同一本教材,由于各自“出题风格不同”,相应的,教辅又出现了北京专版、全国统一版、新课标版……分外热闹。

2017年12月31日,在芒果台一档名叫《放学别走》的综艺上,传说中的曲一线团队亮相于世人。他们自称教辅界的TF Boys,喊着口号说要用“五三”宠爱我。

90年代末,养鸡boy卫鑫到祖国的首都旅了个游,在那,他走进了一家小书店,还邂逅了一本在广东出版的英语语法手册。

据说全县有“熟练印刷工6000余人,推销员8000余人,年发行量6000多万册”。

他野心勃勃地瞅准了市场里一块看起来很难做的空白——人人都搞征订,我就通过自主研发搞零售。雄心万丈,还喊出句口号:“不做流星,要做永不消逝的恒星”。

一边请人大附中、北京四中的老师校对,一边瞅准北京成千上万的穷大学生群体,发出条消息:“找出一处错误,给两块钱,没有上限”。金钱的激励下,巨额的校对工作解决得so easy。

如今,要说我这个90后还能和00后有什么共同语言的话,大概也就是“一句话证明你上过高中”,然后大家心领神会相视一笑,不约而同对上暗号:“五年高考,三年模拟”。

作为中国学子悲惨传奇一届中的一员,生于非典,考于肺炎的他,一边感受着“最长寒假”“全民网课”等另类新体验。在网络的这头,见证了“人民教师在直播讲题间隙抽烟,内容涉嫌违规账号秒被封”“中年男教师直播上课美颜效果开最大”等一系列奇妙而欢乐的翻车现场。

我国,一个“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穷不能穷教育”的考试超级大国,硬性高需求催生出能创造巨额财富的超级市场,拿数据讲就是:“教辅贡献了中国出版业60%的收入,年销售额超过400亿元”。

2004年,卫鑫的曲一线进驻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。从那时起,这个充满朝气的新公司,在行业巨头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从教育的角度看,“五三”,或许是中国学子的考试圣经;而从生意的角度看,“五三”,无疑是行业里最大的玩家之一。

据说,如今你去到北京亦庄开发区,从旧宫地铁站出来,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只要说“曲一线”三个字,几乎所有司机不用开导航,立马就知道往哪走。

另一边,则眼睁睁望着那无情的高考倒计时越逼越近。焦虑、紧张、压力山大…….与历届学子比起来,丝毫不减。

搞教研:重金开高价,网罗人才,从海淀到黄庄,北京顶尖中学的各大老师,开始出现在“五三”的封面和扉页上。很快,这些“五三的金牌名师”,甚至开始预测次年高考题的方向。

而画面正中一身黑的这个人,正是他们的老大,那个让万千中华学子魂牵梦绕的奇男子,“五三”的缔造者,卫鑫。

业界有人这样评论:“五三B版”上市,同一本书,之前买过的人又买了一次;之前没买过的人,纷纷入坑。这是实打实的产品创新!

而大环境创造的机遇,自身的天分和实干,无一不缺,卫鑫就这样创造出了一个时代,化身“五三”背后の神秘男人。

2004年,有记者举报三联书店,前一年出了200多种从学前班到高考复习资料的教辅,远超同期文化类图书出版量。不仅如此,书店还涉嫌买卖书号、包给三无出版商等等事件。

显然,“五三”这两个字,在我国,似乎早已变成了“中国教辅”、甚至是“中国考试教育”的代名词。

这样的大环境里,小公司鱼虾混杂,头部部队则凭借大牌子、品质保证大鱼吃小鱼、越吃越香、越做越大。一个完全竞争市场就此形成,反正看起来,是很难再有什么大动静出现了。

在21世纪初的新时代,中央教委本着促进教育公平的目的,发了两个新规定,一个是新课标改革,一个是高考由各省出题。不料文件一出,本来就乱的教辅一行,乱上加乱。

而“五三”,这个多年蝉联西单图书大厦和王府井书店“高考畅销书第一名”的明星产品,在巅峰时期,一度占据市场20%的份额。

从业者捞钱捞得风生水起,产品研发全靠互相抄,谁卖得好,就抄谁。三无盗版更是肆意又猖獗。

大浪一波又一波打来,“五三”这块金字招牌怎么立下去?曲一线的产业如何升级转型?说要做“永不消逝的恒星”的卫鑫,他本人也在2012年,以5000万资金注册了一家名为芬吉茶业的公司并任董事。那么,作为教辅的那颗恒星到底能亮多久?

在b站上,搜索“五三”两个字得到的各式结果,让我忍不住批阅以各式的标点符号传达情绪:

重重危机中,他作为营销奇才的天赋也再度显露。他决定,用《????????》,代替《5年高考3年模拟》,在新书正式上市前,先搞几波预热宣传。不走寻常路的宣传吸引来很多人,宣传会上,卫鑫开诚布公,告诉代理商和消费者,书名暂时保密,真正的书名将在教辅正式上市时公布。

第一:联络了一批北京各大中学的英语老师,把这本书详细修订了一遍;三无产品获名师背书,内容品质有了保证。

而这一切,发生在2003年。那是手机的主要功能还是打电话、发短信的年代,是中国互联网才开始要跑起来的年代,资讯的获取远不如今天这样容易,一本教辅,却能迅速及时地将高考的一手信息进行汇编整理,不难想象市场里,学校、教师、家长、学生对此会有怎样的热烈反映。

前不久我看到个段子,说要写青春疼痛文学,两个字就可以写完:“五三”。这两个字让我虎躯一震。仿佛,又看见了我那灰头土脸、埋头刷题、不见天日的暗淡青春。

为啥?毕竟第一次自己做书,经验不足,细节没把控好。初版的五三校对不到位,错误百出。咋办?市场机会都抓住了,当然是硬着头皮一路向前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有问题,解决它。

这一次,他也开始真正理解,为何老家的教辅盗版事业会开展得如此如火如荼,政府屡禁不止。

2012年,国家出台政策,勒令教辅行业降价40%。此后,相关行政限制逐年递增。

据说,当年在北京的马家堡,盘踞着一批像老崔一样的文化出版人,他们啥事不干,就帮要出教辅的人起起名字,顺带再帮着凑凑稿,然后手一伸:1万块。

Anyway,这个名字,倒逼着卫鑫“紧跟高考”,把历年的高考题搜了出来。当然了,总能比别人想得多一点的他,又多做了一件事:把整套卷子拆开,分专题列举,依难度排列题目。就这样,产品的独特性和竞争力蹭蹭蹭又上去好几个台阶。

当年是个搞盗版教辅的聚集地。我只能说,当时硬要把这个小伙子跟教育出版业扯上点什么关系,如果,他的老家肃宁,

说到底,“五三”当然会成功,它是一个牛逼的创新产品又不乏合适的营销策略作为辅助。它牢牢抓住了所有高考参与者的心态:考试嘛,核心目的就是提分,而又有什么,提分效果会比熟悉高考真题本身来得快呢?

当时的江湖,以南北为界,已有两大巨头盘踞。南是名师王后雄,北是《优化设计》任志鸿。

据了解,哈市第14中学卖给学生价值23万余元的教辅书系盗版图书,是学校教师从非法书贩手中购进的,并收受了7%的回扣。

升级产品:增设“考纲解读”“规律方法”“知识清单”等模块,把《五三》从一本单纯的习题集变成一本真正研究高考的书。

第二:革新版式,把竖版印刷改成横版,下面留出的空白添几条横线,给学生做笔记用,所谓“书、本合一”;

这本语法手册装帧劣质,一看就是盗版书。90年代,没有什么五花八门的补习班、冲刺班,考高考,多数靠的是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自身努力,所以不难想象,市场对教辅的需求到底有多强烈。自然也就不难想象,钱多水深的教辅行业,可以有多乱。

接下来,“五三”上市三个月,异军突起,硬生生杀出一条大活路。卫鑫他眼看教辅的江湖即将变成三分天下的新形势,谁知三个月还没站稳,“五三”突然遭受疯狂退订。

有想法、有实干,做出来的产品有质量、形式新,他不成功谁成功。就这样,卫鑫赚到了他人生里的第一桶金——可以买成千上万只鸡的钱。

据说,在我国某些教育落后、师资不足的地方,有学生甚至直接把这书拿来当自学资料用。

如果要给那时的他写一份简历,这份简历大概长这样:卫鑫,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河北乡人,学历不高,家里搞养殖。

呵,哪个变态能想到,把摧残过考生无数的真题集合起来,重化作对新一生的重型攻击——以致后世有学子叹:两千年前,嬴政从“三皇”“五帝”中各取一字,自称皇帝,威震四海。两千年后,曲一线从“三皇”“五帝”中各取一字,称其为“五三”,伏尸百万。

“过年回家,有啥适合送给孩子的礼物”——“五三”大礼包,便宜又补脑。就连带货一哥李佳琦,面对模仿他的熊孩子,采取的应对措施也是:给人家寄去全套的“五三”。

老崔脑袋里蹦出的“五年高考、三年模拟”8个大字,绝!不仅可以简化念作“五三”,朗朗上口,令人印象深刻,有便于后续的营销传播。更重要的是,这8个字,点明了一本教辅的灵魂——策划创意和编写模式的思路。

不过核心产品有了,销售又是另一码事。代理渠道和销售资金,要啥缺啥。不仅如此,作为原创者,卫鑫还要面对一个自古以来就让人头疼的问题:防火防盗防抄袭。

但商业嗅觉灵敏的卫鑫,在这本粗制滥造的教辅上,闻出了钱的味道——“这么好的书,就这么粗制滥造地印刷出来,太亏了,我要把它好好修订一番,印刷出来”。

《五年中考,三年模拟》《五年高考,三年模拟》,这厚重似砖头的一本快活橙,一本黯然紫,在对一茬又一茬莘莘学子的折磨陪伴中,温柔了时光,惊艳了岁月。

而另一边,卫鑫也没忘记自己从哪走出来的。他把上游产业带回家乡,沧州肃宁从当年的盗版聚集地,摇身一变成为“教辅之乡”。

Leave A Comment